成都商報記者 張柄堯 羅敏 姚永忠  現場實錄
  我們只是執法者
  原告方:《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對視力要求很籠統,被告方錯誤理解相關規定,“兩眼裸視力既包括兩隻眼睛、也包括一隻眼睛。”
  被告方:法律語言簡單明瞭,兩就是兩,不是一
  原告方:相關法律一刀切,對單眼人士缺乏人文關懷
  被告方:我們只是執法者。違規發放駕駛證將給許蘭奎本人和其他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造成潛在威脅
  原告方:美國、英國、日本、韓國等眾多國家,都有允許單眼人士駕車的法規條文
  被告方:這些證據與本案無關,我方只是在嚴格地執行我國法律規定
  昨日15時30分,瀘州市江陽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單眼小伙許蘭奎狀告瀘州市交警支隊一案,來自全國各地的21名單眼視障者、四川警察學院法學系的部分學生及近10家媒體的記者到場旁聽。
  庭審中,許蘭奎一方認為,美國、法國等國家允許符合條件的單眼人士駕考,而國內法規不允許單眼人士合法駕考的“一刀切”缺乏人文關懷。對此,瀘州市交警支隊代理人答辯稱,他們對許蘭奎的遭遇深感同情,但他們只是現行法律法規的執行者,而非立法者,作出的不予受理許蘭奎申請駕駛證的行政行為是合法有效的。
  經過一個半小時的庭審後,審判長宣佈休庭,此案將擇期宣判。
  庭辯焦點

  被告 交警支隊

  我們如違規發放駕駛證 會對原告造成潛在威脅
  在舉證質證階段,被告瀘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共出示了3份證據,分別是許蘭奎的機動車駕駛證申請表、許蘭奎的身體條件證明、瀘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不予受理許蘭奎機動車駕駛證申請通知書。用以證明根據公安部123號令,瀘州市交警支隊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合法有效。
  對於瀘州單眼小伙許蘭奎提出的訴訟請求,被告瀘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辯稱, 2014年7月29日,許蘭奎申請機動車駕駛證時,提交的由瀘州市人民醫院出具的《機動車駕駛人身體條件證明》中載明,許蘭奎左眼缺失,也就是說他僅有一隻眼睛。
  瀘州市交警支隊認為,根據道交法第19條規定,駕駛機動車應當依法取得機動車駕駛證。而申請機動車駕駛證,應當符合國務院公安部門規定的駕駛許可條件,並經考試合格後由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核發相應類別的機動車駕駛證。
  瀘州市交警支隊代理人稱,於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公安部令第123號《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中,對申請機動車駕駛證的人視力作瞭如下要求:申請大型客車等七類車型的,兩眼裸視力或者矯正視力達到對數視力表5.0以上;申請其它準駕車型的,兩眼裸視力或矯正視力應達到對數視力表4.9以上。該代理人認為:“許蘭奎想要申請機動車駕駛證,在視力上首先要求兩隻眼睛必須齊全,並達到視力規定的最低要求。”
  瀘州市交警支隊代理人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警察法》第32條規定:“人民警察必須執行上級的決定和命令。”由於許蘭奎只有一隻眼睛,並不符合公安部關於駕駛證申領條件中關於視力的要求,瀘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作出不予受理被答辯人許蘭奎機動車駕駛證申請的行政行為是合法有效的。
  瀘州市交警支隊代理人表示,對許蘭奎的遭遇深感同情,“但是我們只是法律的執行者,不是立法者。如果我們為不能取得機動車駕駛許可的許蘭奎核發了機動車駕駛證,這將給許蘭奎本人和其他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造成潛在威脅,甚至可能造成自己或他人家破人亡的嚴重後果。”
  原告 單眼小伙許蘭奎

  被告對公安部規定理解有誤 對單眼人士缺乏人文關懷
  為了證明自己在雙眼情況下和單眼情況下均可以駕駛機動車,許蘭奎的代理人李強則出示了包括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工傷認定書等證據。對於瀘州交警支隊據以不予受理其機動車駕駛證申領理由的公安部123號令,許蘭奎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主張。
  “該規定對視力的要求很籠統,只要求‘兩眼裸視力或者矯正視力達到對數視力表’相關標準。”代理律師李強說,因此,許蘭奎認為瀘州交警支隊是錯誤理解了公安部的規定,“兩眼裸視力或矯正視力,既包括兩隻眼睛、也包括一隻眼睛。”此外,包括美國、加拿大,執行歐盟標準的英國、法國和亞洲的日本、韓國等眾多國家,都有允許單眼人士駕車的法規條文,允許符合條件的單眼人士駕駛機動車,因此,李強認為,公安部123號令一刀切,對單眼人士缺乏人文關懷。
  瀘州市交警支隊針鋒相對地指出,“公安部令規定的是兩眼,兩就是兩,不是一。”而對於許蘭奎代理人出示的相關國家區別對待單眼人士的駕駛證申請的法律規定,以及國際眼科理事會關於“一隻眼睛在經過一定適應期後,將重獲足夠的距離判斷能力”的論述,瀘州交警支隊代理人稱,因這些證據與本案無關,他們沒有資格去評價其規定或結論是否正確,他們只是在嚴格地執行我國法律規定。
  而李強認為:在現代社會中,駕駛是基本的生存技能之一,屬於生存權的範疇。同時,《殘疾人保障法》第3條規定,殘疾人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和家庭生活等方面享有同其他公民平等的權利。
  “司法,守護正義。本案,事關一個人,一群人,一個群體的命運。”李強說,希望通過本案,推動公安部儘快通過嚴謹的調查與論證,科學合理地制定單眼駕考所需的身體條件和考核標準,讓單眼人平等參與駕考,將符合條件的單眼人駕駛合法化,既滿足單眼人的正當需求,又確保公眾安全,貫徹落實法治國家以人為本的終極關懷。
  訴訟背後

  為聽一個半小時庭審 小伙顛簸兩天兩夜
  昨日庭審現場,一共來了21位全國各地的單眼視力障礙者。為了照顧這個特殊的群體,法院專門闢出旁聽席前兩排,供他們就坐。其中,家住江蘇大豐市的卞久剛,為了這一個半小時的旁聽,早在22號上午8時許,他就動身了,一路顛簸兩天兩夜。
  “因為有著共同的遭遇,所以才會不管多遠,我們都要過來。哪怕就坐在旁聽席上。對於許蘭奎都是一種支持!”卞久剛說。
  如果說許蘭奎對於駕照的爭取,始於今年7月遞交起訴狀的那一刻。這個群體的努力,則從6年前就開始了。通訊工具的發達,為這一特殊群體構建起了一個隨時可以通氣,互相溫暖的平臺。
  據宜賓人方方回憶,早在2008年,自己在網上建立了第一個人生大課堂QQ群。6年時間過去,原來的千人大群早已人滿,1群、2群、3群隨之紛紛建立。
  重慶小伙羅宗,曾在今年兩會期間向各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發出千封求助信,期待合法駕考。而大連的李傑(化名)憑藉外語優勢,翻譯了不少國家駕考規則。
  湖南婁底的陳帆(化名)說:“我們得抓住一切機會為自己發聲。任何事情,都只有瞭解才能夠理解。”
  對於庭審的結果,曾給上千名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寫信的羅宗表示,內心當中自己並沒有太高的期望,“我們只期待自己的心聲,能夠為越來越多的人知曉,這也是進步。任何事情都日拱一卒,終有所成。”
(原標題:單眼能否領駕照 昨日庭上激辯)
創作者介紹

迎囍

zhkmovgt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